ENGLISH|欢迎光临!
K8凯发100元小时还不一定有人接单!年前是她们的“黄金周”
2024-02-09

  K8凯发除尘布新辞旧岁。年前给家里来一次大扫除,是中国人迎新年最重要的仪式感之一。

  与之相应,每年春节前的家政市场足以用“火爆”来形容,越临近春节势头越猛。

  56岁的郑淑荣是安徽宿州人,干家政保洁这一行已经十多年,4年前在杭州七堡开了一家小家政公司,名字含义质朴,叫“荣帮”——“就是我来帮大家解决搞卫生的需求嘛!”

  郑大姐介绍,平时家政阿姨们日常保洁的时薪在45元-50元一小时,如果在日常保洁的基础上加上擦玻璃,那算精细保洁,价格55元一小时。

  “一般来说,进入腊月,保洁订单就开始慢慢增加了,需求大了,时薪也会涨,60、70、80……越临近春节越贵,年前半个月左右开始精细保洁的时薪80元起步。”要说最近两天的价格嘛,“90元、100元都不一定找得到阿姨!” 郑大姐说,过年前家政阿姨们搞卫生到凌晨两三点是常态,“晚上8点之后算加班,时薪至少100元/时起步。”

  每年过年前,郑大姐的微信提示音和手机铃声常常响个不停,订单多到接不过来。“我手底下有五六个固定的家政阿姨,都是一起干了好多年的。除了她们,在我们这个行业阿姨都是相互用,接到需求了发到微信群里去,有合适的会主动接单。”郑大姐有超过100个微信群K8凯发,群成员都是保洁、维修这一块家政服务方面的人,每个群都几乎500人满员,“就算这样,这几天还不一定有人接单!还有好多不在群里,仅仅是线下接单都接不过来的家政阿姨大有人在,真的忙不过来。”

  为了能“抢”到一个家政阿姨K8凯发,客户们也会各自“加码”。家政行业里,一般没有报销来回路费这一说法,临近年关,有客户会主动提出报销打车费,甚至还有人会提出来回接送。郑大姐接单不限制区域,杭州各个城区的单子都接,有时候客户有要求,最远的一单甚至到过绍兴柯桥。

  当然,单子多、客户多也难免会碰到一些麻烦的情况。“比如本来约好的是5个小时,结果客户临时要求再加时间,这里不放人,下一家还在等;也有的阿姨本来说好的2个小时嫌少,要求至少5小时,不然这单就不去了……各种各样的情况需要我们从中调和、跟多方沟通,也挺头痛。”

  郑大姐说,这种火爆的情况一般要持续到元宵节后。“正月里面家里宴请客人,客人走了之后喊阿姨去搞一次卫生,年初一年初二的单子价格都是100多一小时,印象里最贵有加到150元一小时的。”等到过完年,其实又有一波“小高峰”,“在老家待了十天半个月的,回到杭州,房子里难免有点灰尘啥的,也有不少上门保洁的需求。”

  郑大姐在家政这行干了十多年,感受到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客户年龄层逐渐年轻化。“放在十年前,叫家政来搞卫生的都是有钱人、是老板,现在,我们的客户大多都是90后、00后,没时间、没精力搞卫生,自然就想到了预约上门保洁,不少年轻人不只在过年下单,平时也是定期约。”

  郑大姐接单分成线上和线下两个渠道,线下订单基本是一些多年的老客户,觉得活干得不错就推荐给自己的朋友,年龄层偏大一些,而线上订单基本以年轻人为主。这几年,郑大姐手上的线上订单也逐渐超越线下订单,占了大头。

  刚开始做家政的时候,郑大姐和现在手底下的阿姨们一样,哪里有单子就接,上门保洁。手脚麻利、做事不偷工减料,喜欢郑大姐的客户不少,慢慢地积累了一批老客户。“后来,我碰上了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娘,她觉得我做得挺好,所以也推荐给了很多人。她的朋友很多都是做二手房中介的,我就能经常接到他们的单子,每次有租客搬走,准备把房子挂出去租售,中介就会喊我去给房子彻底打扫一次。”

  客户群体稳定,郑大姐萌生了自己开一个小公司的想法。“也想挑战一下自己,看看能走到哪一步。”一路走来,还算是平稳,郑大姐说,现在自己的公司接单量不多也不少,“一般化,过得过去。”虽然开了公司,郑大姐从来不觉得自己是“老板娘”,还是和以前一样,也会上门做保洁,用她的话说,“真正干起活来才踏实。”只不过,现在的郑大姐还多了一重身份,既是员工,也是管理者,工作量比起从前只增不减。

  “每个月的收入还算可以,都在万元以上,我这里全职的家政阿姨们也差不多是这个水平。”郑大姐说,逢年过节收入会有所增长,但时间精力毕竟有限,大过年的,大家也都是赚个辛苦钱。

  一行有一行的酸甜苦辣。服务行业,总是会遇上各种各样的情况。有些时候是阿姨做得不好,客户生气投诉,需要处理到他们满意为止,偶尔也会有些不合理的要求;有些时候是客户比较挑剔,即使干得再认真也还是不满意,总要求返工。

  “当然,大部分客户还是很好的,过年过节的给发个小红包,特意点餐给我们吃,走的时候还要往你手里塞东西,经常会被感动到。”

  郑大姐一家长期居住在杭州,只有过年或者家里有重要的事情才会回到安徽老家。往年忙碌,基本年初一或者年初二才会回家,待上三四天又返回杭州,但今年有些特殊,年廿八那天一家子就回到了安徽。

  错过这样的家政市场“黄金档”会不会有点可惜?“可惜肯定是有点可惜啦,但是今年是儿子和儿媳新婚第一年,儿媳第一次来家里过年,外边赚得钱再多也得回来!”郑大姐边说边笑,回答地很实诚。

  正常情况下从杭州出发回到宿州老家开车需要六七个小时,年前堵车,加上前几天安徽下了大雪,沿途降低了速度,12个小时后一家子才到家。

  “我和老公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,两个女儿都已经嫁人了K8凯发,儿子也娶了媳妇,平时大家都在杭州,老家没人住,要说多脏吧也没有,就是灰尘多一些。”郑大姐家是一幢三层的农村自建房,面积比较大,到家休整过后,她和丈夫、儿子、女儿四个人里里外外打扫了整整一天。“我儿媳妇工作也很忙,今天(2月8日)才能赶回来,我们把家里打扫干净迎接她!”

  郑大姐说,在他们老家过年,鸡、鱼、肉、蛋是不能少的,自家的年货、走亲访友的礼品从杭州带回来一些,还有一些就在老家集市上采购,“集市上人多得很!都在置办年货,车都要开不过去了。”

  关于过年的计划,郑大姐想了想,“没什么特别的,过年嘛,一家人团团圆圆就好了,走亲访友聊聊天,亲人在身边,见见想见的人是最要紧的。今年回来早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多休息几天,大概年初六再去杭州。”

  郑大姐到家当天家门口的景象,“瑞雪兆丰年”,郑大姐冲着美好的寓意拍下了照片